全部
項目
活動
競賽
  1. ArchDaily
  2. Nature

Nature: 最新資訊

17 個被大自然環抱的酒店與民宿

如今世界上大部分人口都生活在大型、喧囂、充滿活力的并且有時候有些混亂的城市中。這就是為什么往往當我們想到從日常責任和生活中休息一下的時候,我們會想象自己躺在一片原始海灘,又或是沉浸在一片熱帶叢林中。

酒店為各種類型的旅客和游人提供著多元的解決選擇。對于那些希望完全脫離日常城市生活,去與自然親近的人來說,在自然環境中的民宿、木屋和小屋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未來的生態友好漂浮城市

面對全球的人口增長,設計師們把目光轉向了發展海洋。都市力量(URBAN POWER)建筑和規劃事務所極富策略地在哥本哈根南岸設計了九個人工島,以應對該城迫切面對的幾個挑戰。名為Holmene的島嶼意在解決對科技用地、非化石能源生產、防洪屏障、公共休閑空間的需求。

弗蘭克·勞埃德·賴特基金會新計劃,專注利用可持續實踐保護歷史標志性建筑

弗蘭克·勞埃德·賴特基金會在2019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啟動一項新計劃,專注于教育公眾如何利用可持續的實踐保護國家歷史標志性建筑,包括賴特的著名建筑塔里埃森住宅(威斯康星州)和西塔里埃森住宅(亞利桑那州)住宅。基金會的工作將貫穿全年,旨在展示這些實踐如何作為社會其他方面的案例。

為什么自然和建筑都是一個項目的共同作者

處理項目場地環境是建筑的重要組成部分,無論是否認或整合預先存在的元素和設計中的環境條件。然而,作為決策和空間組織的積極推動者的東西不僅僅是考慮好的視角,自然通風,太陽能取向等;而是以這些元素看待為設計的共同作者。

當以實踐視角把建筑的周圍環境積極推動者時,這些案例最為顯著。

被青苔覆蓋的八邊形小木屋,結合了奢華風和田園美學

? Madeline Lu
? Madeline Lu

Jacob Witzling可能缺少常規的建筑設計訓練,但他對自然和木屋建筑的熱情足以支持他進行設計和構筑田園生活空間。Witzling的小屋遍布全美國,這些建筑經常使用木頭構筑出可以令住客從城市中心和市郊的擴張中逃離開來的僻靜空間。

Witzling 對小屋的興趣始于16歲。他的父親是一位建筑師兼工程師,令他在小時候就接觸到設計和建造的世界。“我的生活離不開木頭,盡管除了用毛毯搭出城堡之外我沒建過任何東西,我肯定我對創造的熱情是足夠的。”Witzling說到“我記得翻閱我爸爸最喜歡的一本書‘自建房屋:木頭屠夫的藝術指導’的那些時光,我會在我的毛毯城堡里看著照片發呆,夢想著有一天能建出一座我自己的小屋。”

從現代主義作品出發,為小鳥做現代建筑

美國家具裝飾公司 Sourgrassbuilt 的創始人 Douglas Barnhard ,最近設計了一批非常可愛的鳥屋,使用再利用的環保材料,并受到了上世紀中葉的現代主義建筑的影響,向弗蘭克·勞埃德·賴特、約瑟夫·艾克勒和德國的包豪斯學校致敬。此外,這些小房子還受到 Barnhard 在 Santa Cruz 小島沖浪和滑冰景象的啟發。

別天真!微氣候調節不僅僅是在建筑內種植物

把天氣帶入建筑物往往和我們想從建筑外立面能夠得到的相反。然而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報道了俄勒岡大學的新研究,旨在展示讓自然進入建筑物對人們身心帶來的雙重好處。自然的跡象和變化對我們的健康頗有裨益,但是我們在室內并不能經常接觸他們——而人類現在90%的時間都在室內活動。但是即使在一個城市環境中,自然經過都比較困難,也不能避免天氣的狀況。當研究人員找到方法將風和陽光斑駁的倒影帶入城市里面時候,他們發現當暴露于這些自然運動時,人們的心率會降低,人們會較少地被類似運動分心。

到目前為止,綠色建筑是一個熟悉的概念,但華盛頓郵報中的文章提出了超過我們目前對綠色建筑認知的一些觀點。綠色建筑在新建筑中是偉大的,但排除了大量可能而且也應該受益于自然干預的現存建筑物。理想情況下,建筑物應該積極展示與自然的關系,不僅僅拘泥于“不傷害”。

? Hiroyuki Oki ? Carlos Chen ? Alex de Rijke ? Alejandro Arango + 7

四季和弦——弗蘭克·勞埃德·賴特流水別墅的多端變化

美國建筑師、視覺藝術家、社會評論家弗蘭克·勞埃德·賴特被大眾認為是其生活年代最偉大的建筑師,本月我們即將迎來他的150周年誕辰。

賴特作為“有機建筑”這一概念的先鋒,其標志性的代表作是坐落于賓西法尼亞鄉村一處瀑布上的流水別墅。自從別墅設計開始,賴特的腦海中就開始描繪他對人與建筑,以及他認為最為重要的自然之間關系的愿景。

19家新興公司設計了“生活在大自然中”樣板房

在21世紀,隨著工作和休閑的空間界限慢慢被一些現代化技術手段模糊,建筑師Christoph Hesse 和 Neeraj Bhatia試圖尋找解決辦法。他們在德國的卡塞爾火車站博物館一起策劃了一次展覽,作為 Experimenta Urbana 的一部分展出,叫做“生活的方式”,預計七月五日拉開帷幕。

這個國際性的倡議試圖提出“一個新的nomaticism”。由19個新興建筑事務所組成,每個事務所都有一個融入大自然的住所項目。這些建筑往往是平等的項目和宣言聲明。該展覽的主題是,自然誘導模式與程序化鼓勵生產之間的一種平衡。每個公司必須考慮一些約束條件,其中包括有限的面積,信息技術一體化快速發展,以及嚴格的可持續設計。

Courtesy of  Boris Bernaskoni Courtesy of DOGMA Courtesy of RICA Courtesy of The Open Workshop + 79

視頻: 隈研吾的建筑,材質,音樂

隈研吾的作品中,你或許不止一次的發現光線,透明度和材質感對其設計的重要影響。但是當我們身臨Woodbury建筑學院,參觀他的設計時,無論是Frank Lloyd WrightLouis Kahn還是爵士音樂,他又好像刻意削弱這些元素對建筑本身產生的影響。請觀看視頻“了解一個你不知道的隈研吾”,看看這位建筑師是如何定義建筑,材質等等這些我們常提起的概念。

Baubotanik: 植物啟發的設計系統創造的具有生命的建筑

由木材制成的住宅因具有可持續性而受到推崇,因為被這些樹木“鎖住”的二氧化碳被固定在了建筑的結構之中,而不是在樹木死亡后重新排放。但是否能做得更好一些?不僅僅是鎖住這些二氧化碳,而是積極地吸收這些二氧化碳并且利用它來加固建筑的結構?這篇文章最初被發表在《聯邦景觀建筑師》雜志上,題為:"Baubotanik: 植物啟發的生命設計," Ansel Oommen 探究了 Baubotanik 建筑技術,這是一種利用活著的樹木建造的建筑系統。

樹木是人類安靜的守衛者。他們用他們的一生為這顆星球呼吸,支撐了整個生態系統,為食物、庇護所以及藥材提供了關鍵的元素。它們富有彈力的樹枝升起了天空和我們的精神。它們的根基和時間本身一樣古老,因此,沒有樹木的世界也就沒有了生命。

為了繼續生存,人類必須和樹木共存,同時要為樹木提供有利的環境。在德國,一個組織創造了Baubotanik,它的意思是利用活的植物進行建筑。該組織由建筑師 Ferdinand Ludwig 博士領導,受到古老藝術中植物形狀的藝術而建立。

完成的柳樹塔. Image ? Ferdinand Ludwig 節點細節 2012. Image ? Ferdinand Ludwig 纏繞實驗. Image ? foto chira moro 完成的梧桐立方 Image ? Ludwig.Sch?nle + 8

五分赛车计划开奖